Media inventory of the previous 7 chairman of the SFC performance from fire fighting to rescue the m cashmere mafia

Media inventory of the previous 7 achievements: the former chairman of the SFC working time from a fire to rescue the original title: from the "fire" to "rescue", see the 7 chairman of the Commission’s Reform Commission deputy director Liu Hongru Chinese, CCB President Zhou Daojiong and Zhou Zhengqing, vice governor of the central bank. Later, the three people were Zhu Rongji point, served as chairman of the China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 Zhou Xiaochuan, the successor, also has similar experiences with the first three president, and has served as an important leader in the central bank. Over the past 20 years, everything in the capital market has been closely linked with the China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 a full-time institution. Liu Hongru, Zhou Daojiong, Zhou Zhengqing, Zhou Xiaochuan, Shang Fulin, Guo Shuqing, Xiao Gang, and other ministers we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but because they are in charge of so many companies and investors attracted the attention of the Commission, is the capital market so that they become eye-catching characters. Liu Hongru: founder of the capital market as the former Soviet Union’s top banking expert Professor atlas proud disciple, in 1959 years after Liu Hongru returned to get vice doctorate. At that time, the national financial talent shortage, with money and banking research and study the background of the doctor is very rare. Before he became chairman of the CSRC, he made the two time to save China’s stock market at a critical moment. In 1990, when he was deputy director of the State Commission of Liu Hongru, daring to top leaders of the countries of the stock market advice: the pilot can not cancel. In June 1992, he with a small patrol Pingnan seize the opportune moment for the final development of the stock market problems in the East, in the "people’s Daily" published an article entitled "on Several Issues" of China’s stock system in the article, proposed the socialist system can make full use of stock point of view. In 1992, the stock mania in China and the "8.10" stock fraud cases in Shenzhen prompted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Securities Commission of the State Council and the China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 In October of that year, Zhu Rongji joined Liu Hongru as the first chairman of the csrc. Establishing the supervision mode to become the pioneer of Liu Hongru. Use the stock market to attract foreign investment, bold innovation of securities products, introduction of H shares, N shares, becoming the first person of the great contribution of Liu Hongru. In more than a year, Liu Hongru also presided over the formulation of "Provisional Regulations on the management of stock issuance and transactions", "stock exchange management measures" and 23 supporting laws and regulations. Shishinanliao. In February 1995, the 327 bond futures incident broke out in March 30th, Liu Hongru resigned. Zhou Daojiong: our standard in March 31, 1995, a 30 year veteran financial career, was appointed as the second president of the Commission China. He is Zhou Daojiong, and strengthening standardized operation has become his consistent philosophy.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office, Zhou Daojiong had to face a major test: deal with the year February 23rd in Shanghai "327" Treasury bond futures major violations. He personally presided over "327" Treasury bond futures follow-up OTC agreement unwinding work, suspended the national treasury futures trading pilot. In September of the same year 2 prop

媒体盘点历届7位证监会主席政绩:从灭火到救市 历任任职时间   原标题:从“灭火”到“救市”,看看历届7位证监会主席的政绩   改委副主任刘鸿儒、中国建行行长周道炯,以及央行副行长周正庆。后来三人都被朱镕基亲点,先后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继任者周小川和尚福林,同样具有前三任主席的相似经历,都担任过央行的重要领导职务。   20多年,资本市场的一切,紧紧地和中国证监会这个专职机构联系在一起。刘鸿儒、周道炯、周正庆、周小川、尚福林、郭树清、肖钢,他们并非和其他的部长们有着显著不同,而是因为他们执掌令无数企业和股民瞩目的证监会,是资本市场让他们成为万众瞩目的人物。   刘鸿儒:资本市场的奠基人   作为前苏联顶尖级货币银行专家阿特拉斯教授的得意弟子,刘鸿儒于1959年获得副博士学位后回国。当时,国家金融人才奇缺,拥有货币银行学研究方向和留学背景的博士更是凤毛麟角。   在出任证监会主席之前,他两次在关键时刻出手,拯救了中国股市。   1990 年,时任国家体改委副主任的刘鸿儒,大胆向国家最高领导人谏言:股票市场的试点不能取消。1992年6月,他不失时机地借助小平南巡为股市发展问题一锤定 音的东风,在《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关于我国试行股份制的几个问题》的文章,鲜明提出社会主义制度可以充分利用股份制的观点。   1992年,在全国掀起的股票狂热和深圳爆发的“8.10”股票认购舞弊案件,促使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迅速成立。当年10月,朱镕基亲点刘鸿儒担任证监会首任主席。   建立监管模式成为刘鸿儒的开山之作。利用股票市场吸引外资,大胆进行证券产品创新,推出H股、N股,成为刘鸿儒开山鼻祖的重大贡献。   在一年多时间里,刘鸿儒还主持制定《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证券交易所管理办法》和23个配套法规。   世事难料。1995年2月,“327国债期货事件”爆发,3月30日,刘鸿儒去职。   周道炯:矢志不渝的规范者   1995年3月31日,一位拥有30年财政生涯的老兵,被任命为中国证监会第二任主席。他就是周道炯,强化规范运行成为他始终如一的理念。   上任伊始,周道炯就不得不面对一个重大考验:处理当年2月23日发生在上海的“327”国债期货重大违规事件。他亲自主持“327”国债期货的后续场外协议平仓工作,暂停全国范围内国债期货交易试点。   同年9月20日,中国证监会、国家监察部等部门公布了对“327事件”的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万国证券总裁管金生被以渎职、挪用公款等罪名判刑17年。万国证券、申银证券公司合并。   此次事件的影响,无异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中雷曼兄弟倒闭由此引发的资本市场动荡。   以此为契机,在1996年,周道炯亲自主持并连续下发了《关于规范上市公司行为若干问题的通知》、《关于坚决制止股票发行中透支行为的通知》等“十二道金牌”,坚决果断地处理了“长虹”事件、“华天”事件等90多起违法违规案件。周道炯“灭火队长”的称谓由此而生。   为在规范中求得更快发展,他向中央提出证券市场“九五”时期到2010年发展建议。时任国务院总理听取意见并支持证监会依此推进实际工作。为此,周道炯果断改革发行方式,将以往向各省下达发行额度,改为向各省下达上市家数,一大批大型国有企业实现上市。   他的以规范求发展理念取得良好成效。股指在他的任内,涨幅超过了100%。业内普遍认为,五任主席中,他的任期内是赚钱效应最好的时期。   周正庆:善用政策的调控家   1997年7月12日,时任国务院证券委员会主任的周正庆又兼任了中国证监会主席。细心的股民不难发现,在周正庆执掌证监会期间,政策介入股市调控的密度和力度更加空前。   周正庆赴任履新之际,正遇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当时国内非法发行证券和交易活动猖獗,证券公司大量挪用保证金,期货市场突发事件频出,这都成为这位资深金融专家下决心让政策介入调控股市的充足理由。   从1998年开始,他娴熟地运用政策杠杆组织实施了一系列关键战役:   清理整顿场外非法股票交易市场、证券机构、期货市场、证券交易中心、证券投资基金等,尤其是关闭了牵扯到340万股民、520家企业的41个非法股票交易场所。   运用政策手段营造牛市行情,是他最被争议却也是最为成功的得意之作。1999年5月,国务院正式批准由他主导酝酿了一份《关于进一步推进和规范证券市场发展若干政策的请示》,由此引发了著名的“5.19”井喷行情。短短一个半月,股指上涨70%。   一年之中250多项法律法规颁布实施。1999年7月1日,历经风雨的《证券法》正式施行,初步形成了证券市场法律法规体系。   2000年2月23日,周正庆离任。退下来后,他为证券市场鼓与呼的风头更劲。他是所有卸任证监会主席中对中国证券市场发表言论最为直接和触及问题要害最频繁的一位。   周小川:崇尚监管的市场派   2000年2月24日,作为“中国整体改革理论”主要贡献的经济学家、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周小川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   作为市场派的典型代表,他将市场化改革嵌入证券市场的监管之中。上任伊始的监管定位,就是证监会应该当好裁判员,不偏向、不下场。   严加监管,打击黑幕也成为周小川整肃证券市场的主要功绩。他以“基金黑幕”论战为契机,开始施展他一系列强化监管的组合拳。   2001年3月,刚刚离任香港证监会副主席兼营运总裁的史美伦,被力邀加盟中国证监会担任专司监管工作的副主席职务。随后,股市黑幕相继曝光,一大批违法违规的上市公司被立案查处。   2001年3月17日,公司上市的核准制正式启动,而行政色彩浓厚的审批制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   自2002年开始,要求申请再筹资的A股公司,其最近一期的财务报告应分别经国内、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审阅。   2002年11月8日,中国证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制定的《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发布,并自2002年12月1日起施行。   周小川任内所发生的“赌场论”和“推倒重来论”被广泛认为是导致后来中国股市持续5年大跌的罪魁祸首。而实施4个月的国有股减持政策的失败更加剧了股市的暴跌速度。   2001年至2005年,沪指从最高点2245点下跌至998点,暴跌56%,股市蒸发市值近2.3万亿元,投资者被悉数深度套牢,中国股票市场处于崩盘边缘。   尚福林:股权分置的终结者   2002年12月27日,中国证监会又迎来了一位银行行长出身的当家人,他就是中国农业银行行长尚福林。他也成为担任这一职位时间最长的掌门人。   上任伊始的尚福林,面对的是股市继续在漫漫熊市中下滑。至2005年6月,股指终于跌破千点,几乎所有指责的矛头都对准了证监会。但也正是从这个被认为“推倒重来”的点位,中国沪深股市展开了一轮令人目瞪口呆又屡屡遭遇打压的牛市行情,最高涨幅超过500%。   作为金融专家,尚福林深刻认识到,股权分置作为重大基础制度的缺失,长期以来扭曲了证券市场的定价机制,使公司治理缺乏共同的利益基础,影响证券市场预期的稳定,制约中国资本市场国际化进程和发展的创新,要实现资本市场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就必须彻底解决这一制度瓶颈。   为保证股权分置改革走向成功,股改制定了两个操作原则:一是实行试点先行,协调推进,分步实施;二是统一组织,分散决策。   2004年2月2日,国务院发布“国九条”,2005年4月29日,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宣布启动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5月31日,证监会联合国资委发布了《关于做好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两部委用行动来表决心。   同年6月,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回购社会公众股份管理办法(试行)》,相继出台鼓励基金投资、向券商注资再贷款、暂减红利税、暂免支付对价产生的印花税和所得税、允许控股股东增持、推出权证等七项利好政策。并先后推出两批共计46家企业进行试点。   2005年6月10日,三一重工成为中国证券市场第一个通过股权分置改革实行全流通的上市公司。当日上证指数暴涨超过8%。   2005年8月,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的指导意见》。9月,《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管理办法》正式出台。   截至2006年年底,沪深两市共有1269家公司完成了股改或进入股改程序,市值占比97%。随之沪深股市开始了一轮波澜壮阔的大牛市。   2005年6月6日上证指数由最低点998.23点上涨到2007年10月16日的6124.04点,最大涨幅为513.6%。这也成为中国证券市场有史以来的最高点位。   遗憾的是,伴随全球金融危机的不断加深,2007年年底开始,股市一路狂泻。一年时间里,沪指急挫至4459.11点,暴跌幅度高达72.81%。就是当前的股票指数,虽然比他上任时涨幅超过100%,但是,市场参与者大多亏损累累。   是指数错了还是结构依然问题多多?一切还没有准确的答案,投资者依然在坚守中追寻。   作为股权分置的终结者,尚福林主刀完成的这一重大改革,意味着经过20年的建设,中国A股市场真正迈入了全流通时代。这也成为尚福林任职以来的最大功绩。而他主持推出的中小板、创业板和股指期货,使中国资本市场的羽翼更加丰满,在全球也更加显得举足轻重。   郭树清:“郭氏”激情任职路   郭树清的任职后的“立言、训政、巡视”,行动上的“果断敢为、大刀阔斧、动作利落”,给其迎来了一个“郭旋风”的美称。   他 所任职期间,A股市场新批了193家上市公司IPO,首发募资1386.6亿元;整体市值从23万亿增长到24.5万亿,增幅6.52%;A股证券账户数 从1.62亿增长到1.69亿,增幅4.3%;机构投资者里,基金资产规模从2.1万亿增长到2.9万亿,增幅38%。   “他是真正的改革者”郭树清的同学华生如此评价他,而他确实也是,上任的506天里面,可谓“7天一新政”。   证 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曾表示,截止2012年11月,一年来,证监会为适应市场改革发展需要,积极推进相关制度、规则的制定和修改,正式出台的规则、制度达 65件。而在2013年3月14、15日,有颁布了合格境内投资者、基金销售管理办法、证券公司资产证券化等9项规章、制度,因此其任期里提出的制度调整 达到70多项。   从上任第11天(11月10日),郭树清作为证监会主席首次公开露面,就提出强化上市公司分红制度。当天不慎摔跤的小插曲,还成为后面调侃的小话题。   并且在之后的一系列时间里,提出各种完善新股发行改革制度、退市制度、内幕交易“零容忍”、推进新三板、降低市场交易费用、加大机构创新力度、建设OTC市场、转融通、加大QD RQFII海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额度等,这些政策的每一项都在完善A股投资价值。   其在任期间,资本市场生态整体向好,虽然沪指还是从2468.25点降至2278.40点,跌幅7.69%。但中国A股市盈率,也从其上任前的12.18倍降至11.72倍,而更具投资价值。   经济学家陈志武认为郭树清在任时间短,但影响深远。他改变了中国金融市场的生态环境,使行业更加充满活力,竞争和创新成为现实。   肖钢:自省的“风控先生”   从2013年3月17日任证监会主席至今,肖钢已经在火山口上坐了1000多个日夜。   上任初,遭遇“光大乌龙指”事件,之后雷厉风行地惩处了一批券商、上市公司和从业人员;重启了IPO,数百家企业成功上市融 资;2014年起,行情走牛,最后又在2015年演变成黑色的股灾;沪港通最终落地,深港通也望得见了;金融反腐浪潮中,班子里一个副主席、一个主席助理 被查,手下还有一些司局处干部落马,市场上则有中信为代表的国家队人员和徐翔为代表的私募力量被司法机关带走;力推的注册制改革可能在今年上旬就要推出, 但年初的4天4熔断,也让全民变身段子手……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明堂中的意志和乡野中的民粹也对以肖钢为代表的证监主帅们的工作空间形成来自两个方向的压迫。短命的熔断制度,是功是罪,任人评说。 责任编辑:倪子牮相关的主题文章: